挖煤的Vamei

其实我活动根据地在6903viola.lofter.com

【伊亚特之琴】1.声音无形,又铸造世界

这是一个不大愉快的故事。


原本被浩瀚的虚无之海所包围的那片大陆,是寂静得没有一点儿生命的,它仅仅是一块土地,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直到那头鹿——实际上它是一个纯粹的能量体或者说精神体——沃德·伊亚特的出现。

“银角的神鹿越过深海,带来光芒,前足落地的那一刻,便是黎明。”

伊亚特的光随着它的足迹洒落在这片大陆上,原本沉睡的力量被它所唤醒,在它最终消失在黑暗尽头的同时*,这片大陆有了生命的胎动。


就像拨响了世界之琴的第一个音符,在此之后,生命不再沉寂。

伊亚特大陆的历史在这里正式开始。


这是一个富饶的世界,充沛而纯粹的元素力孕育了和它们亲密无间的生物,比如龙和精灵,它们有着与生俱来的共鸣体质,能轻而易举地调动起周边的元素力来帮助自己。

再后来,脆弱但有着坚韧精神力的人类也诞生了,虽然他们并不像元素生物们那么随心所欲,然而人类那高于平均水平的“自我”的力量,却也可以驱动元素力来作为社会运转的能源,让他们的文明蓬勃发展。


为了协调龙族内部各种族间的事务,龙们建立了自己的民主政权“龙族议会”;在这不久,精灵也以精灵都费洛希尔为政治中心,建立了精灵们自己的国度“银叶”。

信仰生命树银叶的精灵们对一切生命都怀有包容之心;龙族虽然并不热衷与人类有太多接触(它们大部分只喜欢在自己的聚居地内活动),但由于以龙神奥黛为信仰的金龙一族掌握着议会的主导权,所以大部分龙族对于人类的文明,也依然抱着比较友好的态度。

另一方面,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人类则一开始就对两方相当崇敬,弓手们以精灵为师,而祭司们则与金龙一样将奥黛作为神。在历史的磨合中,三方慢慢形成了一个虽不亲密、但是非常稳定的关系。

整个世界在一片安定中前行。


然而浩劫偏偏在这种时候到来。

在某一天,伊亚特西大陆的上空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强行撕出裂口,开启的时空通道带来了伊亚特所有原住民在这之后漫长的噩梦。

那是一群疯狂而饥渴的生物,浑身散发着陌生的死亡气息,那种味道在龙族的形容里就是“一团粘稠的半死不活的元素力”,伊亚特的生物们称它们为恶魔。

恶魔们就像饿狼见到了肥肉,先头部队抵达伊亚特的半个月内,就以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速度攻陷了西大陆的天空要塞瑞尔布拉,进而急速向其他地区推进。

同年,达克尼斯帝国率先向恶魔军团宣战,一支原本生活在黑暗中的势力登上了舞台。


龙族议会的构成里没有黑龙。

这是一个数目稀少的龙类,少到甚至只需要一个王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在没有恶魔的年代,黑龙的存在就差不多等同恶魔。黑龙是亡灵的聆听者和对话者,它们以稀薄的死亡与黑暗的元素力为生,被其他生命视为不可随意接近的存在。

恶魔的到来,就像是对黑龙族发出的最无法容忍的挑衅——恶魔们能驱动失去灵魂的骨架,成为自己的傀儡,而生者所能做的,只有把自己曾经的同胞亲手毁灭——这触犯了黑龙刻在本能里的底线,尤其是黑龙们的不死帝王:黑骨龙托尔斯·凯勒。


紧随其后,龙族议会和银叶也对恶魔宣战,伊亚特大陆的守卫战全面打响。


于此同时……

在和伊亚特大陆相同的坐标点上,存在着另外一个声音。

事实上所有的东西,无论是虚无之海、伊亚特大陆,还是恶魔的时空,一切的一切本质上都是由“声音”构成的,“声音”的频率完全重合,世界便成一体——这另一个“声音”有着自己的频率,它虽然安稳地存在着,但是伊亚特大陆上的没人感受得到它的存在,甚至是该说,它根本不存在。

仿佛频率上的平行线,它无法干涉伊亚特的一切,同样的,波涛汹涌的伊亚特也无法对它造成任何影响。

除了托尔斯。

即使是精神力最强的人类也无法听到这个频率的声音,但他却听到了。


就像是作为被入侵的回应,这一个频率里的生命在此醒来。

自称为神之告死鸟的奥默西斯·艾卡蒂拉,在命运的棋盘前睁开双眼,邀他入座。

——“我知道其中一个结局,你会死去。”

——“但是我看不出另一个结局,虽然它也是真的。”

奥默西斯是一个观望者,它的使命仅仅是在有人到来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人把属于自己的棋局下完。

关于伊亚特的存亡。


战争所带来的元素力紊乱对于黑龙而言简直是天赐良机,黑龙一族数目暴增,在托尔斯这一[暴君]的领导下,王都位于北大陆的达克尼斯帝国影响力空前,大量外族集结于此;另一面,龙族议会掌权的南大陆,由于龙神奥黛这一强大而特殊的个体的坐镇,也拖慢了侵略线的推进。

然而恶魔们似乎本身就是为侵略伊亚特而生,它们的阻碍魔法很大程度上干扰了元素生物们的共鸣,使其作战能力大幅下降,虽然战争处于僵持状态,但是伊亚特方隐隐约约有了力不从心的预兆。


关键时刻,在龙族议会的紧急会议上,时任最高审判长的金龙菲尔温德·温普斯顿提出了建立伊亚特联军的提案,并且在短时间内以压倒性票数通过,进而通报整个大陆。

所有种族放下隔阂,结束各自为战的状态,龙骑诞生。

人类出色的“强制”精神力在突破阻碍魔法、压制能量波动、打断恶魔的元素力共鸣等等方面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配合精灵弓手拔群的法术贯穿,一扫之前的劣势,战局迎来逆转。


然而很快,在经过不断探索和实验之后,恶魔祭出了它们吸收伊亚特的炼金技术所得的最强战力。

和奥黛几乎性质完全一样的,没有物理躯壳的纯能量体,后世称之为伪神的巴特芙。

在巴特芙的强大支援下,恶魔大军终于在格雷加里奥,这一防御精灵都费洛希尔的最后战场,将奥黛,它们的眼中钉,完全拔去。


“这是史上最惨烈的战役,伊亚特的太阳在此陨落,虚假的光芒照亮天空。”


包括金龙菲尔温德在内的大量巨龙牺牲,联军精英部队损失近七成,恶魔的利爪直逼生命树银叶的根系。

银叶的根系联结着伊亚特大陆的地脉,一旦被破坏,蕴含在地脉中的元素力就会暴冲而出,而过量的元素力对于一切元素生物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胁。


为了阻止这一切,托尔斯使用了第一次禁术。

在绿龙查丽娜·银叶自杀之后,以她和银叶同源的身体作为“刀柄”,托尔斯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唤起了整个战场中的亡灵。

没有多少人知道那场禁术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片战场,在恶魔军团带着重伤的巴特芙撤退之后化作荒芜。


格雷加里奥战役对龙族议会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战况急转直下,联军人心涣散,担任指挥的龙族议会风雨飘摇。

在白龙皇的帮助下,身负巨大压力的托尔斯转身以暴力手段控制了陷入混乱的伊亚特联军,在这之后召集战线上所有的力量,放弃其他地区的防御,向西大陆发起了正面进攻。


托尔斯的第二次禁术,完全成型的亡灵之刃挥刀斩裂巴特芙的躯体,让整个世界重归黑暗。


再也无力抵抗的恶魔军团匆匆忙忙留下了它们的“种子”,就着通道逃离了伊亚特。

而作为在战争中力挽狂澜的统帅,连续的禁术终于让托尔斯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新的损耗,这位不死的帝王,在用亡灵之刃创造了自己的底牌之后,安然地迎来了自己永恒的睡眠。


——托尔斯的棋局结束了。

——奥默西丝在看着那个“声音”退出自己的世界后,重新闭上眼睛。命运之棋依然在自己行进着,但或许很久很久,都不会有第二个来访者了。


另一方面,通道并未消失,大门仅是关闭,在为胜利庆祝、又为龙帝痛哭之后,幸存者们开始了艰难的重建工程。

达克尼斯帝国随着托尔斯的逝世而再次退到幕后,黑龙们遣散了自己所有的盟友,回到死亡的边界上安抚哀鸣的亡灵;精灵的国土完全退到了费洛希尔周边,而龙族议会则从黑龙加利丝——帝国仅存的元老——手中接回权力,重新开始运转。

百年后,金龙杜拉欧歌·温普斯顿继承父亲菲尔温德所用的圣枪朱利亚,出任龙族议会新一届审判长。


“太阳并未熄灭,月亮已经升起。”

仿佛月亮的八个月相,在这其中势力构成被改写,八头极其强大的巨龙成为了伊亚特新一代的力量。


当“种子”在被血洗过的伊亚特上再次萌芽,大门松动,蛊惑了部分生物的恶魔准备里应外合再次向这片已经伤痕累累的大陆发动侵略的时候,早有准备的伊亚特大陆悍然反击。

清理叛军、破坏法阵,战争尚未全面爆发之时就极大程度地削弱了恶魔大军的战力。


在此之后,托尔斯给后世留下的钥匙,亡灵之刃阿娜塔,也在漫长等待之后终于完成了创造者赋予她的使命,在大门洞开的时刻,牺牲自己发动了另一个禁术,极其强烈的力量波动通过大门席卷整个通道并引发坍塌,完全封闭了恶魔卷土重来的路径。


战争终结于此,然而在松口气之后,所有人绝望地发现,即使恶魔没有占领伊亚特大陆,它也已经不堪重负。


被各种恶魔傀儡和毁灭性的魔法狂轰滥炸了两轮之后,伊亚特大陆上作为主要能源的元素力完全失衡,在接下来的时光中,数千年,或者数万年,暴乱而快速消耗的元素力一直处于难以控制的状态,世界文明的进程几乎停滞甚至倒退。

在元素力的浓度下降到警戒线以下后,元素生物数目锐减,首当其冲的龙族和精灵面临灭绝的危机,在艰难的谈判之后,达成共识的生命们不得不打破了它们自诞生起就一直遵循着的原则。


在枯萎的生命树银叶之下,龙族激活了地脉。


失去银叶的控制,地脉中保存完好的元素力就像洪水,沿着地脉全面爆发的同时硬生生将大陆撕成了好几块碎片。

高温和熔岩控制了伊亚特的一切,极端的环境将难以适应的弱者淘汰,经历痛苦挣扎的强者在活下来的同时,开始快速进化。

伊亚特古老的历史,在炽热的火焰中渐渐被掩盖,就连所剩无几的龙族和精灵,也忘了自己原来的模样。

再也没有什么浩劫、银叶、巨龙与骑士。


这就像饮鸩止渴,即使它中间经过的时间非常漫长。


经历终年不断的爆发之后,地脉的元素力产出也开始减弱,再次被逼到悬崖边上的生命们只能把目标对准了它们从未踏足过的新领域。

“到别的世界去!”

它们寻找着可以连接的目标,最终付出巨大的代价,建立了一条通道。


结果它们遭到了对方激烈的抗争,甚至在败退之后,进行第二次尝试时,通道被对方彻底破坏了。


——“声音”频率不重合的世界,是感觉不到的。

它们所去的地方,不过是它们来自的地方罢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