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煤的Vamei

其实我活动根据地在6903viola.lofter.com

【巨龙之蚀】画面存档

“命运的终幕早已定下,无论输赢,在最后你都必将沦为枯骨。你所能做的,只有让世界为你陪葬,或者用死亡和胜利为代偿、让我抹去它的现在和未来——要选择哪一个呢,总之你没有退路。”

“比我更加残忍的神啊……你只需要知道,我能在必要情况下牺牲掉我手上全部的棋子。”

女人十指交叠托着下颚地坐着,从那些自己移动的棋子中抬起视线、抽出左手勾了勾自己脸边的黑发后,笑意狰狞地看向对面的人:“很不妙的境地,杰德尔失守,在这之后它们就能长驱直入了喽?”
“准备怎么走下一步,托尔斯?”
听者的龙瞳暗光闪动,但没有出声。


“托尔斯——你这是胡来!”

破门而入的黑龙狠狠把军令卷轴摔向她的王,眼睁睁看着对方抬手把它接下,气得浑身颤抖。她姣好的面容此时被怒气所扭曲,暴怒之下连本就鲜红的双唇都更加艳了几分。加利丝的声线原本就有些厚实,此刻由于音调拔高而有些绞紧,冲出时就像一把刀刃锋利的重剑。

“我们在格雷加里奥损失了多少?!你怎么可以——”
“加利丝。”
放下差点砸到后脑勺的卷轴,托尔斯淡淡开口打断她的咆哮。他对下属的怒火似乎视而不见,只是把卷轴往桌边的文件堆上随手一抛,而后转过身来。
“你又对巴特芙了解多少?”

“伊莱斯已经死了。”


“你想扭转此刻,还是说在下一局干掉它们?”奥默西斯让自己倒回靠垫里,抬起下巴看着托尔斯的脸。
此时不死帝王那一副淡然神色反而让她感到了危险的压迫感——“都不算是吧,”托尔斯重新睁开眼看着己方阵营里那只绿龙,略微挑起眉毛,“要我失败,它们也不会赢。”

那一瞬间注定成为历史。在所有人昂起的惊魂不定的视线里,万千亡灵所化的巨刃硬生生从安姆巴斯图塔腰侧破出,她的躯体仿佛被时间所凝固,紧接着,在万赖俱寂的下一秒,沿着横划而过的轨迹猛然爆裂成了炽热而耀眼的闪辉,袭卷过整个昏暗无光的天空。
散尽的流光之中,不死帝王的骨翅傲然伸展,刀锋垂落,神色凛然。

“用战死的灵魂来铸成武器,还真是你一贯的作风。”奥默西丝缩在座位上,不再看着战局突变的棋盘,“准备了多久?你就那么有把握独自干掉伪神么。”
“没把握。”敛着目的龙帝声音平静,看上去就像在休息,“……在诺儿死之前。”

———————————————————

整理时听的音乐是4G古文红黑的《心火的红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