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煤的Vamei

其实我活动根据地在6903viola.lofter.com

珠江与冬天与西太平洋

妈妈我想把子博客当主博客用呀……

杂货铺:

广州 晴 13℃ 17:35

太阳落得很早,此时珠江江面上只剩下肆无忌惮的风,在窜过巷道时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啸叫声。

少女端着餐盘,手指抵在热汤碗底下,她的手上沾着薄薄的、已经开裂的颜料,遮住整个嘴巴的羊毛衫衣领让她看起来像那种走在北方街上的人。
食堂吵吵闹闹,但是还是很冷。好像温室效应根本不存在似的,她看见大饼、海波以及另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青年挤在一排吃饭,隔壁桌还有永清——那桌子本来是两人座的——于是她走过去,在他们对面坐下。最开始,海波还在和永清聊对方准备考研的事,直到被夹在中间的那青年突然出声说煮冬瓜很好吃,怀念的雷州风味,于是大伙闹哄哄一阵评论,话题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她咽下嘴里那半咸得要命的卤蛋,然后开始吃冬瓜。
有他这话,少女可算想起怎么个眼熟法了。青年据说是对岸广美在读的学生,没课时就会晃荡过来充个助教老师,在七月份时曾跟着杰哥下汕头带色彩,那时他们在一起吃过饭。
可是还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时候的汕头热得要命,空调低声嗡鸣,窗户外面是树顶叶片交错的光影,叶片反的亮白色明晃晃的,比马利的白颜料不知道强多少倍。那也是几个老师围在一块吃饭,她去蹭了个位子坐。
一餐无事,青年在捣搞自己的猪肉排,抱怨到自己老家最近打了台风,刮掉一堆香蕉树和虾池。
“你们雷州啊……”
少女知道那是威马逊,尽管这种话题从圈外人嘴里冒出来时她有些恍惚,临近高三,她很长时间没追风了。他说每年老家都要遭这些罪,搞不好一年下来都没收成。不全是台风啦,她有这种辩解的想法,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一方面嫌麻烦,另一方面她不想在老师们面前有什么冒失的举动。
后来杰哥也插了几句话,他是湛江人,大家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湛江?她这么想着,脑子一溜,时间距离现在最近的是一句“天旋地转回龙驭”,那是黑格比回顾的标题,虽然原句不是这意思。
杰哥比她大多了。
她下一个念头是这样的,于是假装假装地问他十来年前湛江一带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台风,问话时她内心有种难以形容的期待在窜动,好像要从另一个世界偷窥些什么。
杰哥思索了一会,用他很标志性的认真表情说确实有,他那时才上小学,学校放假,木片砖瓦到处乱飞,还有插进地里的,毕竟当时只有土路。但是似乎又是年少不知事,他看见路上的人趴着走路,还觉得有趣极了,他们站在房屋底下,有人冲他们喊快出来,房子要倒了。
那确实是9615……莎莉的模样。
她觉得自己眼睛一定是亮起来的,这比冷冰冰的数据亲切得多,专业概念她遇了会头大。


年底这时候想追也没风追。
因为这么一茬,人从记忆回到现实的过程中,脑海里闪过漆黑的大海和远方璀璨的灯火,十三岁的女孩子站在平静的海天之间,头发随风飘动。
啊,生日快乐。
少女一边想着,一边起身去加冬瓜,回来时青年很震惊说什么原来可以加菜啊,他没发觉海波之前也平白无故消失了一分钟,所以大饼抬头对少女说,你是不是跟大厨报了海波的大名呀。
她顺着话说是,然后把热呼呼的冬瓜塞进嘴里。
珠江还是很不待见岸边的人,天一副冷冰冰的暗蓝,风照样子在刮。

评论

热度(2)

  1. 挖煤的Vamei杂货铺 转载了此文字
    妈妈我想把子博客当主博客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