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煤的Vamei

其实我活动根据地在6903viola.lofter.com

【原创】故事体系一篇

【艾卡蒂拉神族】

“听着,艾卡蒂拉,主神是一个创造的意识。我只是记录的载体,而你也不过是主神的一缕镜像罢了。”——圣典白汐



【伊亚特之琴】

鹿与鸦

整个系列的前身,很久以前的一个关于互为盟国的两个君主的故事。大约是主神对故事的结局感到些许遗憾吧,直到有一天告死鸟从鸦的尸骨中诞生,鹿的亡魂则给太古的伊亚特带去了黎明。

[时间轴]

古伊亚特时代

——巨龙之蚀

    —达克尼斯亡灵曲

    —暴君的时代

——巨龙之月

巴托拉尔时代

    ——群星之颂

旧世&新世

——伊亚特:镜中恶魔

    —苍色神鸣 - - - - - - 刀与海中花(怪物猎人3G)

    —7巷12号

——卡蒂娅:神赐之歌 



1.巨龙之蚀

—太阳被虚伪的光辉所击落,那么暴君便要将它的头颅斩下—

在伊亚特第一次保卫战争期间发生的故事。

[达克尼斯亡灵曲]

蚀篇的前传,关于一个探寻死亡的人类,与一头行走在亡灵中间的黑龙。

[暴君的时代]

曾经是人类、如今以友人的骸骨为躯体的骨龙帝王托尔斯,他是一个连告死鸟都会忌惮的暴君。



2.巨龙之月

—太阳并未熄灭,月亮已经升起—

发生第一次保卫战争结束之后,持续到第二次保卫战争,期间年轻的八头巨龙与各势力的故事。

- 赤红之月与漆黑之月 - 

弗拉肯斯和克里斯汀的故事。不被重视的红龙在逃离家族后,与心高气傲的黑龙相遇,一个是王室中无名的边缘人士,一个是王室中离继承权最近的天才,在以历练为目的的旅行中结为同伴,尽管后来因为观念不合而分道扬镳,但当黑龙被别有用心的人类捕获,红龙依旧选择杀入牢笼。

- 苍白之月与黯蓝之月 - 

提卡西冥和提卡迈西姆的故事。恶魔留下的种子,同父异母的兄弟,在遭到灭族和多方追捕者之后,为了保护兄长而化身骨龙的提卡迈西姆,终究还是失去了提卡西冥。然而,他没想到数年后,记忆中的对方会以一头骨龙的姿态归来。

- 魔女与魔龙 -

暴君留下的亡灵之刃,在主人逝世之后变成了自称阿娜塔的魔女。她是达克尼斯帝国幕后的运棋者,至于被她复活的魔龙阿斯特利亚,这个冷漠的男人现在既不是伊亚特的原住民,也不再是恶魔的领军——直到他陪阿娜塔走向死亡时也是如此。



3.群星之颂

——岩浆冷却作海水,天神将星空引入凡间——

那是一个被信仰与贪婪的对抗所统治的世界,这之中的故事,大多成了后来被重新发掘出来并记载下来的传说,至于发掘者,则把这一时代称之为旧海蓝文明。

- 悠远的过往 -

那只透亮的鹿,它用犄角架着一团光,缓缓在寂静中前行,它的身后是洒落一路的闪烁,随着夜风旋转着飞散开去。

然后它开始跑动了,蹄子踏开一连串星尘,啷啷足音回响在苍空大地。它从世界的一头抵达另一头,在坚硬悬崖的边沿前轻巧起跳,落到了一块孤独的巨石上。

最终它再一跃,便重新踏进那浩瀚无垠的虚无海洋中。

伊亚特的前脚带来黎明,万事万物随之苏醒。

于是那块石头上也裂开花纹,世界上第一头龙在此睁开眼睛。

- 诞生于星途中的蛇 -

它是巴托拉尔不在时,世间大海的统治者,然而也因为它对巴托拉尔是何等的忠诚,它成为了被叛徒送上祭坛的第一个牺牲品。

- 被洪水埋葬的羽翼 -

活着时它被视作法律,然而自然不讲法律。



4.镜中恶魔

——你不是你自己——

天脉将世界分割作两半,这是发生在旧的一半中的故事。

[苍色神鸣]

早于7巷12号的故事,某种意义上的外传,关于魇兽司的牧歧与艾库里西斯从相识到相爱——哈,才不是,打上辈子就是一对了。

-刀与海中花-

苍色神鸣的前身,出自自家怪猎同人的故事,刀歧的往昔,如今的他们不过是一对怀揣着记忆在这个世界里重逢的情侣罢了。

[7巷12号]

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高中少女,和对她隐瞒自己身份的待业兄长,以及另外几个一样充满秘密的心魔猎手,这么一群社会败类居住在一起的日常故事。简单说就是一窝拖欠房租的打砸抢。

以及,在海门市这个心魔战场,各路人员所上演的故事。

……

…………

……好吧,的确就是这样的,不然呢?



5.神赐之歌

——主神创造世界,而主神栖居其中——

天脉将世界分割作两半,这是发生在新的一半中的故事。

除了伊亚特大陆仅存的那块碎片,其他的土地都在浩劫中被告死鸟所摧毁,它们的碎屑在漫长时光后重组成为卡蒂娅大陆,而当永夜消退,这个新生的世界便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开始。

- 夜下的凯德尼斯 -

新黎明到来前的故事,卡蒂娅最古老的“秩序”,艾德里安·欧菲尔,在孤独的永夜中与告死鸟签下约定。

年轻时的树龙王是什么模样,想来也只有告死鸟会知道了。

- 镇守秩序之龙 -

为了防止卡蒂娅重演伊亚特的悲剧,主神在卡蒂娅上创造了新的强大龙族,它们统治着各自的领域,并遵守“秩序不可凌驾”的戒律与普通生命共同生活,直到今日。



【神鸟】

这是主神的另一个梦,关于弑杀天神的荆棘、失去名字的鸟儿们、和走向破灭的世界。

在那个落着雪的清晨,原本生长在阴暗处的荆棘向高不可攀的树顶发起攻击,它的病毒滋染了整个世界,而死去的神明却洒下羽毛,发誓要将它们焚烧殆尽。那些羽毛……后来的神鸟,他们的命运注定是一旦苏醒就要从人类社会中脱离,忘却自己这一世的名字,重新回到复仇的战争之中。

但在这个群体之中,那只独来独往、甚至从未宣誓过效忠的[夜莺],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风暴之诗】

台风故事,一个住在韩江江畔的小孩子写的看似逼格很高的东西。

分支:帝都战线

“吃我大冷空气啦!”

写给朋友的系列,讲的是北京上空的蓝霾大战,盛行西风、寒潮、天空和霾之间的恩怨情仇,我认真的。



【诡异组病历薄】

讲的是挖煤、栗鼠和陌陌的现实日常,常见有布娃娃老虎、两条腿的鱼、英语难听的禽兽或者彩虹色的叉叉之类的玩意。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