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煤的Vamei

其实我活动根据地在6903viola.lofter.com

【伊亚特之琴】03.人心宇宙/ 七巷世界观设定

对于人类,恶魔们曾经做过一些尝试……早在那遥远的战争年代。


由于人类那迟钝的元素力感知,他们是比龙族和精灵安全得多的容器。在被古伊亚特首次击败之后,一些恶魔撤退前把自己的元素力以血为基础凝聚成“种子”,植入到了古伊亚特人类的身上,作为卷土重来的后盾。但是当时没人意识到,这些极其稳定的种子,静悄悄地影响了整个历史。

各种恶魔血脉的遗传和融合开始得如此早,到了巴托拉尔的时代,恶魔种族和人类间根本就没有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隔离;加之后来天洪几乎摧毁了所有的文明,在伊亚特最后一块土地上侥幸存活下来的生命,他们关于各种祖先的记忆也被挣扎求生的痛苦渐渐磨平。


这一切,创造出了新的人类,以及他们所归属的海蓝文明。

如前文所提到的,整个伊亚特世界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声音”,任何本“不存在”的外来物一旦进入它的频率范围,就会变成“存在”。

比如通过全身降频来到伊亚特的告死鸟奥默西斯。


任何一点细微的差异都是独立的一层,这就注定了在人类物质世界之外,实际上千变万化。尽管人类深知这一点,但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的精神力强到哪个地步以至于几乎每个人都能维持自己独有的频率,别人进不来的,只属于自己的一层小世界。

——人类管那叫他们的“精神”或者“思想”。

嘿,老兄,我可不是说睿智如龙或精灵或者别的什么恶魔就是没有脑子,你有我有大家有,我的意思是,因为人类太特立独行所以我得先来强调一下什么叫精神世界。


由于刻在【新人类】血脉中恶魔先祖对元素力的控制技巧,称为魔法也可以,人类的心魔拥有了一些相关的能力。

“最可怕的事实是,你不是你自己。”

心魔象征着一个人最深处的意志,有时候它甚至会拆穿主人自己的伪装,当心里防线崩塌,心魔就会以一种非常极端的形式表现到外在上,这时候,哪怕是一个残疾人,也会变成异常棘手的对手。

为了应对这些问题,心魔猎手登上了时代的舞台。



【伊亚特频率】

整个伊亚特世界在虚无之海中所处的频段,相当于一个集合。


【界外频率】

凡是与伊亚特频率相区别的世界频段统称为,其表现形式全部称之为界外频率。

“界外生物”指通过降频或者升频,进入伊亚特的频段而被观测到的生物,比如告死鸟奥默西斯。


【人类第一频率-A】

人类肉体所能感觉到的频段,也就是现实世界,属于人类第二频率(B)的一部分。任何物体在这一范围内的形成的模样,就是人类肉体所能认识的物体形态,超出第一频率的部分则无法被直接认识。

其原理有点类似于四维世界在三维世界中、三维世界在二维世界中的投影。(在二维内的三维物体,只能以二维平面的样子被二维生物所认识。)


【人类第二频率-B】

人类精神力所能感觉到的频段,其中,A在B内的补集称为人类的精神世界。

在精神世界的范围内,每个人又拥有自己单独的频率,是类似于基因一样不可更改的频率,某些状态下被称为里灵域,正常情况下不会相互干扰。


【过渡带】

位于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两个频段的交界附近,过渡带内的事物“比较容易”被人类肉体所感受,但是不一定会真的出现在现实中。


—————————————————————— 


【对接】

指“与其他频率校对”的行为,完全对接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让肉体从现实世界消失、心魔离开宿主的里灵域抵达现实世界。

(注:在古代,暴君托尔斯、巨龙巴托拉尔等与告死鸟的对话也是通过对接完成。)

该行为广泛存在于生活中的各方面,人类访问网络前必须与其对接;心魔觉醒后的猎手则拥有更强的对接能力,在击溃对手之后可以以此入侵里灵域。


【里灵域】

每个人专属的个人频率,在这一频率内会自动形成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一个人的思维活动基本都在自己的里灵域内完成。里灵域的面积可大可小,在接近边界时就会被诱回中心地区,即心魔栖息之处。


【外灵域】

为了避免心魔间争斗对现实世界的破坏,人们在两条过渡带内设置的公共频率,在这一频率内交战一般不会受到制裁。


【计算机与其网络体系】

由于这个世界中的人类,精神力高度强化,因此计算机也是通过捕获思维片段、并将其转化成代码后工作。基于这一原理,计算机数据等同于格式化的人类思维,在计算机互相连接之后,形成一个位于上过渡带内的精神网络。

人类进行访问是必须与之对接。

因为每个人有着不可复制的频率,计算机便以此作为访问者身份判断的标准,使“解开加密数据”变得几乎不可能。


【频锋】

可能来自界外,也可能是伊亚特频率内部产生的振荡波。多以“微—大—小—小”的节奏出现,会对经过的频率造成干扰,比如刺激心魔意外觉醒,其影响程度视频锋强度而定。由于频锋的破坏性,确认检测到强频锋的锋前波后,全球网络以及外灵域会暂时中断与现实世界的交互。

有些人将频锋当作海啸来理解,认为它可能会卷来其它世界的生物。


——————————————————————

【心魔】

1.里灵域内的[ 自我 ],受人类在现实世界的生活环境影响,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其能力一般是其欲望的某种表现形式,起着规范自身、维持意识独立、保护记忆等重要作用。

在早期研究中,心魔被学者认为是寄生在人类精神世界中的生物,因此规定人类的地位是“宿主”。尽管后来这一说法被推翻,但大家依然约定成俗地使用这个名字。

2.大部分人的心魔终其一生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当人的精神状态发生剧烈变化时,心魔就有一定几率觉醒,觉醒之后,宿主可以通过对接使心魔从里灵域进入现实世界,此时心魔能力可直接作用于现实事物。由于心魔普遍非常强势,一般当地的秩序维护机构会进行相关的管理,没有批准的情况下发生激烈交火会被视为违法行为。

3.心魔落败之后,大部分里灵域会暂时失去抵抗入侵的能力。

4.一部分心魔会使宿主身体发生改变,常见的现象有虹膜变色、发尾变色等。


【魇兽】

成因不详的类心魔生物,没有专一的宿主,四处游荡,偶尔也会跑到第一频率里作乱。

推测是一些宿主死亡之后没有随之消失的心魔,失去主人之后自身意识也陷入混乱,攻击倾向非常明显。另外,某些地区、或者某个事物,被太多人类赋予相同的想法,也有可能形成魇兽,比如出现在沙暴中的鸟蛾。(当然,高考试卷是不会的……)


【心魔猎手】

特指心魔觉醒后有了特殊能力、以狩猎魇兽或其他心魔觉醒者为职的人类。

必须同失控的觉醒者区分开来,猎手们可以很自如地操纵自己的力量。


——————————————————————————

【海门市】

号称“恶魔都市”的庞然大物,告死鸟第十三箭命中的地方。由于箭上携带着旧神的力量,因此以海门为中心的地域内频率活动活跃,相应,心魔和魇兽出现得也非常频繁。

由于特殊的社会氛围,自古都以自治市的身份存在,但同时也是国家最强的编外军力驻地。有着接近于狂妄自大的排外风气,对外来力量极为敌视。

习惯上把西面——距海门最近的同级城市——省都称之为隔壁。


【海门四中】

鱼白所在的学校,素来以“枪械鬼才的乐园”著称,前身是军校,随着同盟的独立,在吞并三中后亦转为现在的普通中学。话虽如此,但四中仍保留着深厚的军方基础,因此某种意义上是制约地下社会的后方力量,在政府和同盟中间保持中立。

吴家姐妹曾在这里以史无前例的魔工科技S/枪械总论S+成绩毕业。


【海门政府】

控制范围包括海门市及周边小城,修订有专属的法律,大部分时间处于独立的状态,但是原则上依然归属于国家。主要职能针对辖区内的普通人社会,心魔觉醒者的问题一般由同盟代管,由于同盟的特殊性质,两个势力偶尔会发生决策上的摩擦。


【魇兽司】

海门政府下的特殊部门,名义上负责魇兽的监测和猎杀,但更多时候作为政府专属的心魔战力使用,可以说是其分科中的异类。

尽管人数一直维持在一个低水平,但每个猎手都有过在真正国际战场上作战的经验,正因为该部门的存在,海门政府才能在心魔司脱离后继续保留独立的行动能力。一些不适合与同盟交接的任务,尤其是政府间合作,将由魇兽司来处理。


【守序者同盟】

秩序维护机构中的一支,前身为海门政府的心魔司,经过漫长的政治较量,现在演化成半官方半民间的机构,和海门政府分治。有着“遵守和平的相处原则”或类似心态的心魔猎手是同盟的主要部分,他们视社会秩序为首要,更多时候在处理心魔觉醒者间的关系上起作用。

设置有归自己掌管的猎手学院,与官派的海门大学平分天下。原则上不会介入政府间的斗争,但如果对方采取心魔能力相关的攻击手段,同盟会以本国军力的身份出战。

同盟标志上头生独角、白羽成翅的翼马名为同盟之枪,原型出自传说中的马形怪物,象征纯洁的力量,和蛇一同出现时分别代表执法和司法。


【Snake 0】

“蛇”,又称零或零蛇,心魔司首任技术主管为当时的中央计算机编写的防御程序, 镶嵌在Snake BOX的代码中,不可清除或单独破坏。攻击性极强,甚至会在反击过程中将入侵者的指令端完全摧毁,不管那是人还是计算机。

因为导入了“蜕皮”指令,所以会主动删除自己携带的冗杂数据,以自我更新的方式提高攻击能力。

0不仅是指初代,同时其数字犹如衔尾蛇,代表无限、约束、重生。


【Snake BOX】

“蛇之箱”,位于同盟的中央计算机内部,保存机密资料的数据库,访问同时必须依靠物理钥匙打开。

原型出自传说中的“诞生于星途”的蛇形怪物,象征沉默和秘密。据传是旧神的追随者,后来其脊成为箱骨,其舌化作钥匙,不朽的眼睛长久注视着一切试图偷窃秘密的人。


【黑鸦商会】

海门市旧城区的地下空间,在废弃之后成为了黑市商人的聚集地,其中最大的统治集团就是依靠军火起家的黑鸦商会,由于其中有相当数目的心魔强者,难以将其斩草除根的政府和同盟久而久之便默许了这一市场的存在。到后来似乎是出于维持统治的需要,黑鸦本身对军火的大规模流通亦有着非常严的监视。

一方面,对贸易对象很难给予完全的信任,当对方威胁自身时,黑鸦甚至会将其出卖给政府或同盟以除之。但另一方面,私下里似乎和同盟又有着个人名义上的合作。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