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煤的Vamei

其实我活动根据地在6903viola.lofter.com

【伊亚特之琴】2.恶魔的最高位,伊亚特的守闸人



在开始新故事之前我们先来统一一下人物的称呼吧——“恶魔”——它们的先人给予它们的名字。事实上漫长的入侵战争中它们便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名字,到现在,更是遗忘了原意而以此自称了。

在这之前的伊亚特是一个永恒的循环,而如今大门已被永远关起,再也无法进行大规模的侵略,陷入绝境的恶魔们不得不寻求其它的出路。

给无望带来转机的是人类。在这个恶魔横行的熔岩时代,身体脆弱的人类已经是一个几乎要消亡在历史洪流中的种族,但是,依然有坚韧而不愿放弃的一部分,在世界的角落里艰苦但安全地生活着,直到他们被恶魔中的学者记起并找到。
“天呐,他们为什么不会痛。”恶魔们对这些生命感到惊奇。
以元素力为生的恶魔们无时不刻都在面临无法呼吸一般的威胁,然而天生与元素力疏远的人类,却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勤勤恳恳地耕耘,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了自己。
在人类的族群里,复杂而大型的元素魔法早已失传,取而代之的由元素魔法发展出的魔工科技。人类所能驱使的元素力太少太弱,但同时也迫使人类完全吃透了这种能源,他们将这种魔法的动力变成了物理机械的动力,借此迈开了崭新的一步。

而伊亚特大陆的地脉正在冷却,岩浆正在变成海水,所有恶魔都明白,人类崛起的时机将要降临。
是到了该放弃些力量的时候了。

越来越多的恶魔开始试着削弱魔力、缩小体积,或者干脆在封印自己后以人形生存,它们的加入给人类的社会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行动力,然而抬头不见低头见,也因为这些势力的涌入,人类的社会秩序被迫发生改变,大大小小的摩擦终日不断,直到恶魔们传说中的神明重临大地。

那大约,也是很多恶魔头一次亲眼目睹他的姿态。
巴托拉尔•派阿顿,这头来历不可考的古老魔龙,是现今伊亚特大陆上为数不多的、不会被元素力贫乏而影响的存在之一,传说中他洄游于浩瀚星海,是梳理天脉流动的神。

充斥着庞大元素力的虚无之海,它自古就包围着整个伊亚特大陆,而当它无形的海流侵入、横贯伊亚特的天空,便成了所谓的天脉。
虚无之海的“海水”,即能拯救一切亦能毁灭一切,而巴托拉尔就是伊亚特的守闸人,长久以来他都在虚无之海与伊亚特大陆间游动,小心翼翼地看管着它们。
在承载这几块大陆碎片的岩浆彻底被海水取代时,这个接通机制也发生了变化,伊亚特的海洋通过某种形式与虚无之海相连,在巴托拉尔降临的时候,便把天脉的力量也一并引到海中。

恶魔中的学者早在地脉开始冷却时就大声呼喊:
“歌颂我们伟大的神明,海水将取代熔岩,而它便能劈裂黑暗。”
“歌颂我们伟大的神明,它将把那星途从天上引入地下!”
巴托拉尔如约而至。

在他的建议和见证下,恶魔和人类展开了十余年的谈判,最终才以成文法律解决了二者相处的问题。
世界重回正轨,巨龙沉入大海,巴托拉尔带着犹如第二次创世一般壮丽的诗篇,再次消失在民众的视野中。
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留下了什么祸患,他的背影刚刚被海水吞没,贪婪就已经发芽。


随着最艰难的时代逐渐离去,当初时时刻刻有性命之忧的恶魔都慢慢地衰老,大地渐渐被新生的人类(和人类形态的恶魔)拓荒、占据,新的文明在科技发展与元素力缓慢恢复的双重作用下,飞快强大起来。
然后,伊亚特的子民们开始考虑起了他们的先辈从来无暇考虑的问题。
社会的运转不再以生存为最紧要需求,如何提高产出成了新的话题——魔工科技的转化技术始终受到某些客观规则的制约,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直接方式,是从魔工科技的基石:元素力上动脑筋。
能源领域的研究力量进行了无数次实验、翻阅了所有存世的文献,最终,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那个,在数千年前曾经带着浩浩荡荡的星辰来到地上的神。
倘若他能将天空之上的元素力引到世间,那么寻求他的帮助应该可行吧?

“抱歉,我不能这样做。”

面对人类历史上最高规格的召唤仪式,那位青色眼眸的神明如此说道。

由于巴托拉尔的拒绝,在越来越发达的地上关于他的信仰也就进一步被动摇。与此同时,魔工科技方面出现重大突破、有的掌权者开始煽动人民,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因素揉杂在一起,各路心怀鬼胎的势力在巴托拉尔没有觉察的情况下展开了博弈与合作。
有的人觉得可以逼迫神,有的人觉得可以替换神,有的人觉得他们的文明早已有了接管天脉的实力,有的人觉得巴托拉尔只是个无情而自私的老顽固——于是白狮粉墨登场,在利益的漩涡中脱颖而出。
它是一头千百年来少有的魔力依旧强大的恶魔, 天赋异禀,谋略与战斗力并存,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挑战巴托拉尔的信仰统治,集全部命运的宠爱于一身。
它将迎来永生,它将成为新神,它将拯救世界,它将取代魔龙站到信仰的最高点上?


暗算一位不诲世事的神并不困难,只需要有铤而走险的疯狂,以及一点骗局。
巴托拉尔一如所有人的预想一样进了圈套,在他调动那茫茫星辰之潮准备照常沉入大海的时候,他的脖颈被他所庇护的子民横划而开。

事实上作为一头传奇般的恶魔,巴托拉尔并没有被这一击直接杀死,然而就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变了。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以巴托拉尔为中枢、依靠他的精神力控制着的能量调动网络发生了剧烈动荡,紧接着在虚无之海巨大的压力下,“决堤”发生了。没有任何文字可以形容当时天地变色的情景,大海怒鸣,天空被夜色撕开裂缝,原本细小而平静的天脉波澜化作洪水海啸,迅速摧毁屏障并倾泻而下。不同于原本无形无实的海流,那是元素力富集到足以形成真正实体后的样子,于是所到之处,无不成为荒野。

为庇护这片大地而潜入天空的巴托拉尔成为了天洪首当其冲的目标,他是在这突来的浩劫中唯一还能令天洪平静下来的存在,可是横在巴托拉尔动脉上的刀口,却在这种关头把他推进了地狱。
在命运面前,连神明都会陨落,精神调律断裂的下一刻,再度失去控制的天脉令它的故友粉身碎骨。


[你们这群贪婪而愚蠢的生命啊……]
巨龙的躯体化作了光,接着熔铸成弓,而持弓的魔女就这么出现在天洪的波涛声里,右眼燃烧红焰,背后双翼黑骨如镰。
——
命运之棋发生震动,看守棋盘的告死鸟再度醒来。
创造所有世界的主神在世界之外尖叫,而主神的意志是奥默西斯的全部。
无论是恐慌,愤怒,还是悲哀。
于是鸟儿垂下头颅,张开自己仅有骨骼的双翅。
——
走下棋盘的奥默西斯•艾卡蒂拉,以棋子的身份,从那与世无争的另一个频率里降临于此。
[制裁与宽恕,刑罚与救赎。]
[此刻主神降令于我,此刻我即是主神。]

奥默西斯拉开无形的长弦,十二支神箭划过夜空钉入大陆。每一箭所击中的地方,都把周边完全摧毁,使其变成了碎屑缠绕在箭枝上。
洪水碾压而过,箭矢巍然不动。
面对这片在漫长时光里早已四分五裂的大陆,她以这些神箭作为浩浩天洪中仅存的支柱,用毁减过去的代价保护它在未来重生的希望。

新一轮的洪峰即将到来,滞于世界顶端的神之告死鸟瞄准了最后一块碎片,巨龙尸体所化的神弓爆闪着辉光。
然而,一只手轻轻握住了第十三箭。

[停手吧,奥默西斯。]

巨龙的亡灵出现在奥默西斯的身侧,温和地望着她的双眼。
[用我剩下的力量就可以了。]
[……]
她沉默片刻后,别过头去。
[巴托拉尔,你真是个仁慈到连我都会动容的神。]

“第十三箭,沿展我身讴歌终焉之黑翼,给予大海再度的安眠。”——奥默西斯•艾卡蒂拉
“第十三箭,献祭我身光芒栖居之重骨,给予大地崭新的黎明。”——巴托拉尔•派阿顿


主神的鸟儿松开弦,放任弓身变成了箭矢长长的尾羽,第十三箭贯穿最后一块伊亚特碎片,重新变成了隔离海水的天空。
她沉默着,展翅飞起。
伊亚特的悲剧,到这里终于彻底的结束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天洪终于停歇,奥默西斯留下的十二支箭形成了新的大陆,被重新构建的天脉主脉所隔,与对岸的小碎片遥遥相望。
但没有关系,天洪几乎摧毁了全部的文明,除了奥默西斯之外,这虚无的海洋中已经没有第二个灵魂完整地记得新世与旧世的故事了。
新世大陆在旧世的眼中,不过是颗停留于天空中央,最遥不可及的星星。

其名为: 皇冠卡蒂娅。

评论

热度(1)